中國汽車產業發展與政策研討會:為坦然應對產業結構調整及市場波動支招兒

2019-06-03 來源:網絡整理|

核心提示:中國汽車產業發展與政策研討會:為坦然應對產業結構調整及市場波動支招兒

  2018年,中國汽車產銷量28年首次下降背后,汽車行業究竟經歷了什么?汽車行業的產業政策又將怎樣引領中國汽車發展?“2018年,我國汽車產業面對國際、國內錯綜復雜的環境形勢,經受了嚴峻的考驗。”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秘書長葉盛基表示,產業進一步對外開放和關稅的大幅降低、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的推行、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的退坡、乘用車雙積分政策實施等給行業帶來了新挑戰;同時,新的汽車產業投資管理、汽車企業和產品準入規定等政策的發布,以及“電動化、智能化、網聯化、共享化”的產業發展新趨勢、新業態、新變革等,都對我國汽車產業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做出了新要求。

中國汽車產業發展與政策研討會:為坦然應對產業結構調整及市場波動支招兒

  5月21日,《中國汽車工業發展報告(2019)》發布會暨中國汽車產業發展與政策研討會在北京舉行。政府管理部門、行業專家系統分析了當前我國汽車產業政策的發展。

  理性看待當前汽車產業及市場波動

  “我們要從發展大勢理性看短期經濟運行。”正如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常務副院長王昌林所言,經濟的短期波動就跟天氣的變化一樣,是正常的。作為國民經濟支柱的汽車產業也一樣,市場短期的波動也是必然的、正常的。“我們換個角度看經濟運行,正處于大轉彎、爬坡上坎的階段,要想成功度過這個階段,不僅要求我們要有熟練的開車技術,還要具備統籌協調的能力。同時,車輛本身不能出問題,發動機不能熄火、改革主線不能出問題,資金、人才、技術等支撐要具備。”王昌林如是說。

  盡管國際國內形勢都出現了一些變化和考驗,但王昌林仍對中國經濟的發展充滿信心。“我們要相信中國經濟發展潛力和制度優勢,只要有效解決內外部面對的這些問題,我們完全有能力保證經濟進入平穩、高質量發展。”正如王昌林所言,我們相信中國經濟有能力成功轉型,汽車產業也具備轉型升級、渡過當前增長壓力的能力。

  國家信息中心副主任徐長明也強調,要正確認識當前及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中國車市的發展。中國汽車工業在經歷了2000年~2018年的快速增長后,增速開始放緩是必然,尤其是受宏觀經濟的發展、體制的協調等因素影響。“盡管我們當前的增長壓力比較大,但我們不希望出臺短期的刺激政策來提振車市。”徐長明說。

  發改委產業協調司處長吳衛則表示,汽車工業要“跳出產業看產業”,從外部,從產業高度,從歷史地位、角色和未來命運的變化看汽車產業的發展。“經過40年的發展,我國汽車產業已經發生歷史性變化,企業實力在增強,我們要對自身發展有自信。”在吳衛看來,我國汽車產業的戰略是正確的,并且逐步形成了自身優勢,市場有潛力、有空間,但也要充分認識面臨的困難、挑戰和風險。《中國汽車工業發展報告(2019)》也強調,2018年是中國汽車產業轉型升級的關鍵一年。國家相關部委、地方政府密集出臺了一系列汽車產業政策,這些政策主要圍繞對外開放、節能減排、新能源、智能網聯、行業管理等幾個方面,進一步加強了變革期汽車產業發展的頂層設計和戰略謀劃,,助推了汽車行業加快轉型升級。

  無補貼的“真空帶”時期 新能源汽車發展需“穩住”

  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秘書長張永偉認為,當前新能源汽車正在經歷補貼大幅退坡的適應期。補貼退坡加速,導致企業短期降本壓力大。“企業降低成本的速度要慢于補貼退坡的速度,這將導致企業利潤進一步壓縮或將成本轉嫁給消費者。”在張永偉看來,當前,新能源汽車行業正面臨無補貼的真空帶時期,這一階段,企業研發體系的轉變面臨一定的困難。而以出行優先權為主導的需求側支持將成為未來補貼政策的重點。針對雙積分政策,張永偉建議允許企業部分新能源積分結轉,將油耗積分與新能源汽車積分分開階段考核,參照美國加州ZEV政策盡早出臺經濟處罰措施,設立國家新能源積分收儲基金,實時調節積分供給均衡。

  《中國汽車工業發展報告(2019)》認為,當前,我國新能源汽車產業存在產能相對過剩的風險,且質量安全存憂、核心技術仍需突破,充電基礎設施配套不完善、廢舊動力電池回收利用難。針對新能源汽車發展,《中國汽車工業發展報告(2019)》建議要加強政策引導、避免盲目擴張,加大新能源汽車安全性測試和評估,加強關鍵技術攻關、破解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瓶頸,加快配套基礎設施建設、助力新能源汽車快速推廣與應用,打造完善的回收體系、提升電池回收利用效率和水平。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