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沖擊波:恐需納入央行監管

2019-07-09 來源:網絡整理|

核心提示:美國社交網絡巨頭臉書(Facebook)在今年6月18日發布了加密貨幣項目Libra (天秤幣)白皮書,一石激起千層浪。  起初,來自幣圈和鏈圈(數字貨幣和區塊鏈領域)的支持聲勢浩大,加上得到包括維薩

美國社交網絡巨頭臉書(Facebook)在今年6月18日發布了加密貨幣項目Libra (天秤幣)白皮書,一石激起千層浪。

  起初,來自幣圈和鏈圈(數字貨幣和區塊鏈領域)的支持聲勢浩大,加上得到包括維薩卡(Visa)、貝寶(Paypal)等7家大型公司的支持,無疑使Libra含著金湯匙出生——假設Libra獲得Visa卡16%的交易量,那么其每年的交易處理量就已高達1萬億美元,加之其穩定幣的特性彌補了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不足,新興市場巨大的跨境支付市場也令人浮想聯翩,為此各界起初頂禮膜拜Libra為“區塊鏈界的顛覆性實驗”。

  很快地,Libra引發各國監管層的關注,各界開始熱議——Libra是否另謀貨幣體系?會否沖擊國際貨幣體系?應否納入央行監管框架?等等。

  雖說Libra原定在2020年才正式問世,但其需要經歷的考驗早已開始。

  美國監管保守派已經來勢洶洶,近期美國國會眾議院的四位主席聯名向臉書創始人扎克伯格等多名高管發出公開信,要求其暫停所有有關Libra加密貨幣的開發并舉行聽證會;7月8日,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明確表示,Libra創造的是跨境自由流動的可兌換數字貨幣。這類穩定幣的出現和發展,無論是從對貨幣政策執行,還是宏觀審慎管理的角度,都離不開央行的支持和監管,以及各國央行及國際組織的監管合作。

  正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前副總裁、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在夏季達沃斯期間對第一財經記者所表示的那樣,“我們對Libra的出世是不應該掉以輕心的,這對現有的金融體系、貨幣體系甚至未來的儲備體系都會有很大沖擊。”

  不論如何,“Libra將是一個非常好的觀察對象,未來可以觀察它將如何受到各國的監管,如何真正發揮在各個平臺上的支付功能,如何在全球范圍內進行運用等等。”以太坊原鏈協會秘書長鄒來輝近期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獨家專訪時稱。

  Libra衍生問題引關注

  起初,各界的關注點都聚焦在Libra相較于其他加密貨幣的優越性上。

  例如,與大多數加密貨幣不同,Libra完全由真實資產儲備提供支持,對于每個新創建的Libra加密貨幣,在Libra儲備中都有相對應價值的一籃子銀行和短期政府債券,以此建立人們對其內在價值的信任,這種“穩定幣”的特性確保其不會像比特幣那樣劇烈波動。

  再如,Libra妥協了部分區塊鏈“去中心化”的原則,即Libra將由多家公司和組織支持的非營利性協會運營。支持者認為,一定的妥協是為了讓Libra走得更遠、更具實操價值。

  Libra首批聯盟的部分成員。

  更有支持者認為,Libra的出現也會解決現實社會中存在的一些問題。全球還有十多億人口沒有被傳統金融服務覆蓋到,例如新興市場也是一個龐大的目標市場。發達國家的數字貨幣普及程度遠低于發展中國家,主要是因為傳統的金融服務在新興市場發展較慢,因此數字經濟為它們帶來了跨越式發展的同時,Libra也能大大降低跨境匯款支付等這樣的業務的成本。

  針對Libra有利于本幣波動劇烈的新興市場國家這一點,穆長春就提出了質疑——臉書表示要促進普惠金融,又強調穩定的優點,目標受眾群體也主要是幣值波動大的發展中經濟體。但是,假如Libra能比這個經濟體的本幣更穩定,會吸引本幣Libra化,老百姓大量用本幣兌換Libra,會把本幣推向貶值,而這個經濟體中老百姓的經濟處境會因本幣貶值而惡化。“所以,對于幣值不穩定的經濟體而言,會引發匯率風險。”

  他稱,Libra不與單一貨幣掛鉤,盯住的是一籃子貨幣,這有點類似IMF的SDR(特別提款權),而這就要求IMF或類似組織來控制Libra的發行量以及監督不同貨幣之間的匯率關系,否則會出現匯率套利行為。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