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息收入大降資金資產承壓 這些城商行想換個活法

2019-07-09 來源:網絡整理|

核心提示:利息收入下滑且規模還在擴大,利潤主要來源的投資收益波動頻繁,讓個別城商行的盈利能力面臨嚴峻的考驗。  邯鄲銀行近日披露的年報顯示,2018年全年,該行利息收入-2.7億元;2019年一季度,該行利息收

利息收入下滑且規模還在擴大,利潤主要來源的投資收益波動頻繁,讓個別城商行的盈利能力面臨嚴峻的考驗。

  邯鄲銀行近日披露的年報顯示,2018年全年,該行利息收入-2.7億元;2019年一季度,該行利息收入-1.49億元。而在2017年,其凈利息收入雖然不多,但尚有近4000萬元。邯鄲銀行相關人士稱,由于大多數銀行已將債券投資收益計入利息收入,該行也進行了會計調整,調整后,其2018年、2019年一季度的利息收入為正。

  雖然利息收入出現虧損的銀行尚屬個別,但貸款規模增長,且增速快于存款,利息收入卻明顯下降的城商行等中小銀行,有所增加。如H股上市的甘肅銀行(02139.HK),2018年利息收入增長超過9%的情況下,利息凈收入卻下降了近5%。2019年一季度,該行利息收入、利息凈收入同比均出現下降。

  “有些銀行的利息虧損是策略性的,目的是為了抓優質資產、客戶。”有業內人士說,少數中小銀行沒有長期、穩定的優質資金,導致負債成本上升;缺乏優質資產、客戶,使得貸款投放受限、資產收益偏低,最終資產、資金兩頭受壓。

  上述業內人士認為,一些中小銀行要突破困境,需要同時開發優質客戶,獲得低成本資金。而定位區域的中小銀行,熟悉當地市場,在扎根當地、做好客戶分類的基礎上,開發新的產品形態, 可以形成獨特的競爭優勢。

  部分利息收入策略性虧損

  根據邯鄲銀行年報披露,2018年全年,該行利息收入約37.8億元,利息支出卻高達40.5億元,全年利息凈收入為-2.7億元。利息收入已經無法覆蓋利息支出。

  進入2019年之后,一季度該行利息收入8.44億元,支出高達9.93億元,利息收入凈額為-1.49億元。而在上年同期,該行利息凈收入為-8277萬元,2017年則為3933萬元。

  同時,邯鄲銀行的貸款規模環比下降,同比仍在增長。2018年、2019年一季度,該行貸款余額分別為617.7億元、613.4億元,同比增加約109億元、4.4億元,增幅分別約16%、0.7%;同期,存款余額為1113.9元、1092.8億元,同比分別增加約79億元、-22億元。

  據邯鄲銀行統計,在2018年各銀行年報中,國有大行、絕大多數股份行、城商行,均將“債券利息收入”,計入“利息收入”科目。按照這一慣例,該行將債券利息收入從“投資收益”調整到“利息收入”科目。根據中國貨幣網發布的《邯鄲銀行2018年債券年報》,2018年,邯鄲銀行債券利息收入為17.6億元,計入“利息收入”科目后,其利息收入應為55.5億元,利息凈收入則為14.9億元,占營業凈收入的52.6%;投資收益13億元,占比為45.7%。

  邯鄲銀行6月30日提供的數據顯示,2018年全年,該行貸款利息收入30.35億元,存款利息支出25.15億元。不計算債券利息收入,其貸款業務實現凈收入約5.2億元。

  在城商行、農商行等中小銀行中,利息收入虧損的尚屬個案。但貸款規模增長,利息收入下降,或利息收益率微薄的銀行,卻不在少數。

  以甘肅銀行為例,2018年、2019年一季度,該行實現利息收入153.2億元、38.4億元,利息凈收入約為71.3億元、16.7億元,同比減少約3.5億元、4.4億元以上。

  大連銀行一季報也顯示,2019年前3個月,該行利息收入46.4億元,支出約31.6億元,利息凈收入14.8億元,同比減少1.4億元以上,降幅接近9%。

  與邯鄲銀行一樣,同期,上述兩家銀行的貸款規模仍在增長。截至2018年底、2019年3月底,甘肅銀行貸款余額分別為1608.8億元、1638.6億元,同比增加約306億元、294億元,增幅均在20%以上,存款增加約185億元、216億元,增幅約為14.8%、10%,增速均遠低于貸款。

  “不同銀行存在差異,有些銀行直接貸款利息收入低一些或虧損,是為了抓優質資產和客戶,通過協議、結構性存款等方式,先把優質客戶拉進來。”某上市銀行中高層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稱,這類利息收入下降甚至虧損,是屬于策略性的,目的是通過其他業務反哺利息收入損失。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