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藥開藥難引質疑:200人看病錢給1人抗癌公平嗎?

2019-07-09 來源:網絡整理|

核心提示:劉文一直想不明白為什么“泰瑞沙”進了醫保,但每個醫生都告訴他“醫院沒進這個藥”。  他不知道,2018年全國共10.27億人參加居民醫保,接近飽和,部分

  劉文一直想不明白為什么“泰瑞沙”進了醫保,但每個醫生都告訴他“醫院沒進這個藥”。

  他不知道,2018年全國共10.27億人參加居民醫保,接近飽和,部分地區的財政補貼能力也正在逼近天花板,醫保控費成為一種必要的手段。何明告訴記者,因為超過醫保控費標準,“整個科室被罰獎金是常有的事”。

  抗癌藥開藥難的話題進入公共空間后,也出現了一些質疑聲音。“醫保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用200個人的看病錢給一個人吃靶向藥,公平嗎?”有網友在一篇文章下留言。

  這就像天平的兩端,一端是一個年輕人最后的7年半生命,一端是可以拯救更多人的150萬元醫保基金,如何判斷哪一端更重?

  劉文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失去藥物的控制后,他身體里的癌細胞從肺部,快速蔓延到骨骼、腦膜。如果不做有效干預,這些腫瘤還會瘋長,每個月,它們的體積都會增大一倍,直到吸干患者的最后一絲能量。

  斷藥前,劉文只需要每天口服1片靶向藥,那些已經轉移的腫瘤就很快消失不見。除了最初幾天出現輕度皮疹外,絕大多數時候他都與常人無異。他甚至又重新回到工作崗位,在某個晴朗的春日,“開了整整一天貨車”。

  根據國家癌癥中心的最新報告,2015年中國新增約393萬名癌癥患者。他們中有很多人和劉文一樣,適合靶向治療。在他們身上,人們看到癌癥成為一種“慢性病”的可能性。

  就像硬幣的兩面,靶向藥的一面是“特效”,另一面則是昂貴。每月動輒上萬元,甚至10萬元的藥費,讓患者和家屬真切體會到了“生命的價格”。

  劉文的生命也和他的積蓄一起,逐漸耗盡。眼看藥瓶就要見底,好消息及時到來:去年10月,17種靶向藥物納入國家醫保乙類目錄。報銷后劉文每月只需要自付2000元左右的藥費,希望重燃。

  只是,因為癌細胞的特性,劉文服用的第一代肺癌靶向藥在醫保覆蓋不久,就出現了耐藥,三代藥成了他僅剩的選擇。

  雖然藥已經進了醫保,但在他所處的中部某地級市,所有的醫院都開不出他急需的三代藥。沒有報銷,他負擔不起每盒超過1.5萬元的天價,只能停藥。

  病情在意料中惡化,劉文終日咳嗽,劇烈地頭痛、骨痛。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他說不想離開家人,不想離開熟悉的一切。或者說,他只是單純地害怕死亡,想要抓住一切活下去的可能,哪怕落下人財兩空的結局。

  靶向藥帶來革命性的變化

  劉文在前年6月確診非小細胞肺癌,病理報告上寫著,腫瘤是四期,“最晚期的那種,已經沒有了手術條件。”在傳統的治療方案里,等待他的將是放化療和隨之產生的各種難以承受的副作用。

  這讓他感到絕望。唯一的光亮是,醫生從他的病理切片里檢測出了癌細胞的驅動基因,這意味著在眾多非小細胞肺癌患者里,他屬于“幸運”的那部分——在中國,大約58%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可以接受靶向治療。

  不同于化療作用于全身的機制,靶向治療更像精確制導的生物武器,能夠準確找到癌細胞,使腫瘤特異性死亡,不會傷及周圍正常的組織細胞。

  “這是個‘革命性’的變化。” 有著25年臨床經驗的呼吸科醫生黃方第感嘆。

  他見過太多癌癥晚期的患者經歷“確診、化療、死亡”的三部曲,大多時候這些患者的生命只能用月來計算。靶向藥出現后,很多患者都能明顯延長生存期,甚至可以離開病床,重返生活。

  “靶向藥不能徹底消滅癌細胞,但它能抑制癌細胞生長,讓病人實現‘帶瘤生存’。”何明告訴記者,他是東北一家三甲醫院的腫瘤科大夫,時常見識到靶向藥的“神奇”。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