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詩人的母子情

2019-05-14 來源:網絡整理|

核心提示:文\本刊特約撰稿劉永加 唐朝是我國詩歌文學的高峰時代,產生了一大批名垂青史的詩人,他們以其獨特的風格而彪炳千秋。多愁善感的詩人們有著不一樣的情懷,同樣他們也有著不同一般的母子情,至今仍感動著人們。 孟郊母親的針線 孟郊(751年-815年),字東野

  文\本刊特約撰稿 劉永加

  唐朝是我國詩歌文學的高峰時代,產生了一大批名垂青史的詩人,他們以其獨特的風格而彪炳千秋。多愁善感的詩人們有著不一樣的情懷,同樣他們也有著不同一般的母子情,至今仍感動著人們。

  孟郊母親的針線

  孟郊(751年-815年),字東野,湖州武康(今浙江德清縣)人,與賈島齊名,稱為“郊寒島瘦”,別稱“詩囚”。

  孟郊的父親孟庭玢是一名小吏,做過昆山縣尉,家中清貧,孟郊從小生性孤僻,很少與人往來。更難過的是,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孟郊和母親以及弟弟相依為命。孟郊的母親裴氏非常賢惠,她常常教育孟郊,好好讀書,長大后可以有所作為。幼小的孟郊已經十分懂事,決心要努力讀書,為母親爭光。

  后來,為了生存和培養孟郊兄弟,裴氏帶著兒子回到了老家洛陽,把孟郊安排到市郊附近的嵩山讀書。那時,貧苦人家的孩子要想改變自己的命運,只有努力讀書,參加科舉考試。然而,孟郊的科考之路并不順利。由于家里貧窮,每次要出發到長安去應試,母親都會一針一線把孟郊的衣服鞋子縫了一層又一層,因為她知道兒子要靠雙腳走到長安,一去一回就是一年的時間,就這一件衣服,不給弄結實,兒子在外面要受委屈的。然而孟郊屢試不中,他在母親的鼓勵下,仍然鍥而不舍,終于在四十六歲那年中了進士,但這并沒有直接改變他的命運,因為要做官,還需要經過“銓選”,“銓選”是一種選拔官員的制度,考上了進士才有資格參加選拔。孟郊又等了四年,才被選到常州溧陽作了一個小小的縣尉。畢竟是吃上了皇糧,孟郊仍然很高興,他首先想到了自己七十多歲的老母親,趕緊接過來。可是,他們的生活依然非常清貧。因為縣尉的俸祿很低本來就很難養家糊口,再加上孟郊一個詩人,并不擅長處理政務雜事,縣令自然對他的工作狀態和能力不滿,后來索性找人來幫他干工作,但讓孟郊拿出一半的俸祿給人家,母子的生活就更加艱難了。

  孟郊心疼母親這一輩子實在太不容易了,本以為做官了,可以讓母親跟他享福了。現在卻成了這個樣子,日子過得不舒心,母親又跟著吃苦,自己卻無能為力,內心非常傷感。想起他趕考那些歲月,母親給他縫衣服的情景,一天夜里,孟郊提筆寫下了名傳千古的《游子吟》,表達了他感念母親的情懷:“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白居易母親的拒絕

  白居易(772年-846年),字樂天,號香山居士,又號醉吟先生,祖籍太原,生于河南新鄭,是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有“詩魔”之稱。

  白居易的母親陳氏是位善良賢惠、頗有見識的女性。白居易的童年是在新鄭度過的,當時他的父親居官在外,很少回家,教養子女的責任,就由他的母親承擔起來。白居易的母親很有見識,她把自己的全部心血,都傾注到對孩子的教育和培養上。白居易生性聰穎,異于常人。在白居易四兄弟中,母親特別疼愛他。白居易三歲時,母親便手把手地教他讀書寫字。五六歲時他便開始寫詩,八九歲時已懂得了詩詞聲韻。

  白居易的詩歌成就,與母親的傾心培養分不開。但是,母親的愛卻讓白居易失去自己的初戀。原來,十一歲的白居易為躲避戰亂離開新鄭,跟著赴任徐州別駕的父親白季庚寄居符離。在這里他認識了不少小朋友,其中就有東鄰小姑娘陳湘靈。為此,白居易寫下了《鄰女》:“娉婷十五勝天仙,白日嫦娥旱地蓮。何處閑教鸚鵡語,碧紗窗下繡床前。”

  白居易和湘靈暗暗相戀起來。兩年后,正在襄陽別駕任上的父親不幸病逝,白居易到襄陽給父親辦完喪事后,回符離為其父守喪三年,那時在守喪期間男女間是不能相愛的。守喪期一滿,白居易就立刻把與湘靈暗戀的事告訴了母親,滿以為母親會支持他。不料母親卻說:湘靈確實是個好姑娘,可是咱不能娶她做媳婦啊!白居易不解地問母親為什么,并強烈表示非娶陳湘靈不可。

  母親哭著說:你父親喪期剛滿就跟我鬧氣,你這個不孝的兒子啊!說完號陶大哭。那時人們最怕有個不孝的名聲,白居易聽到母親罵自己不孝,只好做個懂事順從的孩子,面對母親的干涉,也只有暗自傷感,無可奈何。后來母親為了讓白居易死心,又移家洛陽。

  元和三年(808年),三十七歲的白居易奉母命與楊汝士之妹成親。元和六年(811年)母親去世,白居易撕心裂肺,寫下了《慈烏夜啼》一詩,表達了自己未能盡孝的無盡愧恨和哀傷,其中有“夜夜夜半啼,聞者為沾襟。聲中如告訴,未盡反哺心。百鳥豈無母,爾獨哀怨深”等句。

  元稹母親的支持

  元稹(779年-831年),字微之,河南河內(今河南洛陽)人,與白居易齊名,時有“元白”之稱。

  元稹母親鄭氏,出身書香門第,是個了不起的女人,那時家中“衣不布體,食不充腸”,元稹根本無錢上學,鄭氏就親自教元稹讀書識字,擔當起了教育兒子的重任。正當元稹勤學苦讀、學業日進的時候,他的父親卻病故了,那年元稹才八歲。失去頂梁柱,母親只好帶著哥哥要飯為生。元稹見母親拋頭露面,以要飯來養活他,還要供他讀書,心中很難過,就提出要母親留在家中,由他和哥哥一塊去要飯。母親卻流著淚說:“孩子,咱元氏門庭能否重新振興,希望全寄托在你身上了。”九歲時,元稹作詩就成熟了,長輩們見了都很驚嘆。后來,元稹成名后,曾在給侄子的一封勸學信中,回憶說:母親的話,令我感嘆,于是就立志于學業。

  在母親和哥哥的勉勵支持下,元稹的學習更加努力。天資聰穎的元稹不負母親厚望,十五歲參加朝廷舉辦的《禮記》《尚書》考試,實現兩經擢第;二十三歲登吏部科,授校書郎;二十八歲應制“舉才識兼茂、明于體用科”考試,授左拾遺。此后,他先后任河南縣尉、監察御史、膳部員外郎、工部侍郎,直至當到宰相。

  元和元年(806年)九月,元稹遭貶途中得知母親亡故的噩耗,猶似晴天霹靂,他哀難自禁,日夜兼程急如星火地奔喪長安。元稹后來在《祭翰林白學士太夫人文》中描述自己當時的心情:“逮稹謫居東洛,泣血西歸。無天可告,無地可依。喘息未盡,心魂已飛。”第二年二月,元稹把母親母葬在咸陽縣奉賢鄉,元稹的好友白居易為他母親撰寫墓志銘,稱贊鄭氏在艱難中支撐門戶、撫養子女、教育成才的高尚品德。

  李賀母親的嘆息

  李賀(約791-817),字長吉,福昌(今河南宜陽)人,唐朝著名詩人,人稱“詩鬼”。

  李賀自幼聰慧,七歲能寫詩作文,十余歲便名揚文壇。韓愈和友人皇甫漫聽說李賀的才名后,親自前往李家試探,當場出題,要李賀即興賦詩,李賀一揮而就,再試再賦,篇篇精彩。兩人大驚,這才相信李賀名不虛傳。

双色球